山东李淑莲被非法拘禁殴打后自缢 4名街道人员被诉

发布日期:2019-11-15 00:15   来源:未知   

  澎湃新闻从山东省蓬莱市人民法院获悉,李淑莲案依法处理工作取得重要进展,该院已受理蓬莱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对尚某某(时任山东省龙口市东莱街道党工委书记)等四名犯罪嫌疑人的起诉。

  2009年10月,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在对多次赴省进京上访的辖区居民李淑莲教育过程中,部分街道工作人员指使保安对李淑莲体罚殴打,后发现李淑莲自缢身亡。李淑莲死亡后,龙口市人民法院于2010年对涉案的鲁旭、赵焜、王利男等三名保安以故意伤害罪进行了判决,2013年,龙口市公安局对涉案的街道工作人员立案侦查,2014年,龙口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起诉至龙口市人民法院。

  2017年9月,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决定改变案件管辖地,指定蓬莱市人民法院对案件进行审理,烟台市人民检察院指定蓬莱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启动对案件的重新侦查。2018年6月12日,蓬莱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非法拘禁罪将尚某某等四名街道工作人员起诉至蓬莱市人民法院。同时,对已经判决并执行完毕的三名保安已按审判监督程序提起再审。案件拟于近期依法审理。对其他涉案人员,由当地有关部门根据调查结果,依纪依法作出处理。

  2009年,山东省龙口市发生了一起上访者死亡事件。事发后,死者家属要求追究涉事官员的刑事责任,但当地法院立案四年始终未开庭审理。八年来,李宁及家人未放弃对母亲死因的追问,对司法裁判表示不满。这期间,李宁一边照顾父亲和哥哥,一边重新走上了母亲的上访之路。

  死去的上访者叫李淑莲。这个名字,难免让人想起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的上访女主角李雪莲。

  李淑莲和李雪莲上访的原因不同,但过程之波折,却非常相似。据报道,2002年前后,龙口市某局领导索贿不成,放水淹了李淑莲的仓库并强封其商店。拒绝行贿的李淑莲莫名遭到经济损失,为反映该问题,她多次上访。

  这一上访就是七年。据检方起诉书称,2009年9月27日,龙口市东莱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杨新军、谢守泉以办学习班为名,将李淑莲关在龙口市南山宾馆,限制其人身自由。期间,杨新军、谢守泉、王焕磊授意、默许雇佣的龙口市金鑫公司保安赵焜、王利男,龙口市保安公司保安鲁旭采取用电警棍电击、用沾水的毛巾抽打臀部等手段多次对李淑莲进行殴打。2009年10月2日晚,李淑莲自杀身亡。

  按照起诉书的描述,杨新军、谢守泉是非法拘禁的直接施加者,是殴打李淑莲的指使者;且在2013年8月30日,杨新军、谢守泉、王焕磊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龙口市公安局监视居住;龙口市检察院也曾将杨新军、谢守泉、王焕磊诉至龙口市法院。

  在“非法拘禁”和“故意伤害”情节,都基本被当地检察院书面认定的情况下,当地法院却一晃四年始终未开庭审理。如此拖而不决,也难怪李宁数年来始终走在上访路上。

  该案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情节是,根据当地检察院的起诉决定书,李淑莲系自杀身亡。但多年来,李宁始终未放弃对母亲死因的追问,这也是她持续上访的原因之一。

  根据刑法第238条第1款、第2款的规定,犯非法拘禁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的,从重处罚;致人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而且,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

  但针对死亡原因,司法解释有两种不同表述,“非法拘禁,情节严重,导致被拘禁人自杀、自残造成重伤、死亡,或者精神失常的”应理解为一般的非法拘禁罪;而“非法拘禁,造成被拘禁人重伤、死亡的”则应理解为该条第二款所规定的非法拘禁罪的结果加重犯。

  李宁不相信龙口市检察院做出的“自杀”认定,现在该案异地管辖,希望能有一个令人信服的调查结果。

  母亲因为经济损失上访七年,按照检方起诉书的说法,最后不堪拘禁、殴打自杀身亡;女儿又因母亲死因不能“信服”、当地几名街道办干部迟迟未受到应有追责,而走向上访的漫漫长途。这样的“接力”,令人唏嘘。

  如果说,因为案情复杂、需要漫长的侦查工作,可以理解;但同案的三名涉事保安,都已被追究刑事责任,按照刑期算下来,也都应该已经出狱。何以同案的公职人员,却迟迟不被判决?

  试问,如果没有李宁八年的坚持,这个案件还能否迎来转机?涉事公职人员还有无可能被追究刑责?一个或许可以回答的细节是:李淑莲家人曾多次被龙口市政府工作人员做“思想工作”,父亲和哥哥被迫签了78万元的赔偿协议,条件是“放弃追究打人者刑事责任”和“火化尸体”。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如果没有李宁的倔强和执着,此案就在赔偿协议上点到为止,画上一个不清不白的句号?

  有时候,维权之难,也不仅仅体现在时间线上。此案中,上访者李宁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学生,有一定的法律常识和法治意识,也曾多次得到媒体和网友的关注,也曾得到律师的帮助,但饶是如此,上访之路依旧举步维艰。

  近年来,我们看过不少导致极端结果的上访事件,而一个普遍的现象是,一些地方政府对待上访者的态度,处理上访的手段和方式,实在南辕北辙,更难言符合法治精神。其中,既有简单粗暴如李淑莲遭遇的电击、抽打臀部,也有迂回取巧如“思想工作”、给钱了事。

  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利用厨子赵大头对李雪莲展开感情攻势,进而劝访的桥段,就是对此类手段有力的讽刺。

  如今,此案被异地管辖后,公众希望司法能够秉公办理。此外,该案之所以拖延这么久,当地司法部门有无渎职、包庇之嫌?如果同时也能厘清这项责任,或许,未来的“漫漫上访路”就可以少一些吧。

  女子李淑莲进京上访被山东省龙口市政府部门羁押后于2009年10月2日身亡,死前曾遭受殴打。但在此后3年,死者家属却没有得到尸检报告和关于此案的判决书。无奈之下,女儿李宁重走上访路甚至裸跪广场欲求真相。六和彩白小姐!律师介入此案后,欲查阅卷宗,也遭到各方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