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小孩”被当成“抢小孩”?25岁小伙遭殴打进了

发布日期:2019-11-10 22:19   来源:未知   

  本文原标题:《“逗小孩”被当成“抢小孩”?25岁小伙遭殴打进了ICU……》

  7月11日晚上8时许,成都龙泉驿区丽阳小区A区与C区之间的步行街上,25岁的张明双手被反捆,遭到多人群殴,后被警方带走调查、送医。

  医院出具的病情诊断书显示,张明外伤性脾破裂,盆腔积血,左侧7、9肋骨骨折,另有精神分裂症。家属称,张明脾脏被摘除,一度住进了ICU。

  红星新闻获得的当晚多段视频显示,事发时张明双手被反捆,雨夜下被众人团团围住,面部朝下趴在地上。视频中,多处声音称张明“抢小孩”。有人在视频中说“娃娃背在背上都敢抢”“这个抢小孩的,被打惨了”等言语。

  7月16日,红星新闻曾到现场对此事进行采访,多位小区居民称,张明正是因为“抢小孩”遭到了殴打。一个较为一致的说法是,当晚有人在人群中喊了声“抢小孩”,后群情激愤,张明被打。但对于事发时是谁喊出的“抢小孩”,张明如何“抢”的等信息,受访居民并无法讲出来,只称当时有一位老人带着小孩。

  张明家人则对此有另外的看法。其多位家人称,张明平时就喜欢小孩子,事发时应该是在“逗小孩”,不可能发生“抢小孩”的情况。

  张明舅妈叶女士介绍,张明平常是一个对小孩子很好的人。其称,自己有一个小女儿,“他对这个妹妹就非常好,平时妹妹要什么他都会买,虽然自己工资不高。妹妹也特别喜欢跟他一起耍。”

  叶女士称,不管如何,到底侄儿抢没抢小孩,也应该先控制住后,由警方调查清楚再说,而不是直接拳打脚踢。张明弟弟曾先生也称,“一切都应该由公安调查,由法律来说话。他们没有权利动手打人。”

  事发时,张明亲属并未在场。“当晚我们下班刚回来,在家里吃饭,他吃完就出去了,因为平常也会出门转一转再回来。”张明父亲张银介绍。不久,他们便接到了儿子被打的消息,随即和妻子刘蓉下了楼,“到场后,儿子被皮带捆着手,倒在花台前,后面才被松绑。”

  张银称,当时不少人情绪激动,警察到场欲带离张明时,还有不少现场民众称不能带走。

  红星新闻采访时,有多人称张明存在精神问题,推测其可能因为犯病才出现了异常举止。张明的残疾证显示,其为精神残疾四级,该证信息也得到了残联部门确认。但据张明多位亲属称,张明平时在用药,除了智力不够成熟外,与常人无异,事发前还有一份在洗车场的工作。

  该区域位于丽阳小区A区与C区之间的步行街上,现场共有两个监控摄像头,不过摄像头的方向均调向上方,指向住宅楼。对此物业解释,摄像头调向是为了盯防高空坠物。因此,到底张明当晚的举动如何,殴打如何发生,现场监控并未记录下来。

  一份医院出具的病情诊断书显示,当晚张明送医后,医院诊断其有外伤性脾破裂,盆腔积血,左侧7、9肋骨骨折,另有精神分裂症。父亲张银称,儿子一度住进了ICU,脾脏也被摘除,其还向红星新闻出示了儿子被摘除脾脏的照片。

  25日,据张银介绍,经过医院救治,儿子现已出院回家休养,但其身体仍然较为虚弱,精神状态遭到了极大影响。其称,儿子在医院的治疗费用一共花去了近4万元,所有费用均是自己出的,目前仍没有相关责任人负责。

  “不管怎么说,当晚动手的人,参与的人都应该有责任,现在警察也正在进行调查,也锁定了一些人,拿了照片要儿子确认,但我们想等他精神状态各方面好一点的时候再指认,不冤枉谁,也不放过谁。”张银说,目前警方已经对当晚参与捆绑儿子的2名保安进行了拘留,“昨天(24日),警方也组织见面调解了一次,但还没有结果,他们觉得他们没有错。”

  “现在谁说了都不算,那就等警察的调查、后面司法程序的判定,来确认。”张银说。

  张银口中被拘留的保安为52岁的何刚及51岁的邹强,均系丽阳小区物业保安。

  25日,红星新闻从小区物业及2名保安家属处证实,两人于7月14日晚被公安机关传呼,前往派出所配合调查,后于7月16日被刑事拘留,至今未归。保安家属手中的拘留通知书显示,根据刑事诉诉法第八十二条规定,对何刚及邹强刑事拘留,所涉罪名为“非法拘禁罪”。

  7月16日,红星新闻曾与物业保安主管游先生取得联系,游先生称,因事发时张明被指为“人贩子”,现场处置保安便用皮带对其进行了捆绑控制。

  何刚的儿子何先生介绍,当晚父亲在A区巡逻,事发地正好在A区与C区之间,职责要求,父亲随即参与到当晚事态的处置中。“但并没有对谁动手,尽管确实是他绑的人,但同时也在对他(张明)进行保护,不然,如果不管,他(张明)绝对会被打得更惨。”

  “他是出于职责所需,行使职务行为,为什么成了非法拘禁了呢?”何先生不解,“当然我们也承认,当时最好的办法应该是把他(张明)带到保安亭或者物业办公室保护,等警察来。但当时围了几百号人,根本走不动,控制不了。”

  何先生称,当时之所以要捆绑张明,是因为现场有人说如果保安不控制住就要找保安麻烦,“现在我爸反倒成了坏人,50多岁了还要去坐班房,张明一家还认为就是我父亲打的人。”

  邹强的爱人也为此叫屈。“他原本在B区这边巡逻,对讲机里喊了有情况,才跑过去的,结果现在成了这个样子,如果跑慢点,不过去,就不会被拘留。”

  对此,张明父亲张银则质疑,捆绑控制保护为何还被打了呢?目前希望警方及司法部门来进行判定。“至少我认为他们过程中存在不当,就应当承担责任。”

  那么,当晚张明究竟是否有“抢小孩”的举动?被打之前发生了什么?殴打又是如何发生的?

  7月25日,红星新闻找到了当晚从一开始便目击并参与前期处置的另一名保安徐书明。事发当晚,他正好在小区C区门口岗亭值勤。

  徐书明介绍,在执勤过程中,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抱着一个1岁左右的小孩到岗亭前,请求帮忙临时抱看一下孩子,“他(男子)说他(张明)要争娃娃,028345.com,要去整他(张明)。”

  徐书明称,男子将孩子递给他后出了C区门,张明紧随,徐书明自己也跟着出了小区门,“他们好像就发生了抓扯”。之后,张明往对面A区走去,徐书明则将孩子递还给男子,“男子刚刚接过娃娃,那个小伙子(张明)又返回来在他面前站着,男子就说‘你看他还不服’。”

  “我问他们有没有什么冤什么丑,男子说没有。我说既然没有就算了,别打架骂架。”徐书明说,随后男子便抱着孩子回到了C区。

  徐书明称,后来自己在门外站了一会,这时“一个爷爷背着孙娃子出来”。过程中,“这个小伙子又跟着撵了过去,在一个监控杆子的位置,就伸手抱那个小朋友,这时,一旁的婆婆就用伞把打他(张明),但他不松手。”

  在看到此情况后,徐书明感觉不对,跑了过去,正在A区巡逻的保安何刚也跑了过去。“我们就把他手分开,在旁边站着,然后带娃娃的就喊报警,后来小伙子也说报警。”

  徐书明称,现场逐渐有人围了上来,在现场僵持了一段时间后,“小伙子就想跑,这时不知道是哪个小伙子就把他拉了回来,摔倒在地上。”

  徐书明称,见小伙子被人围住,负责此区域的同事也已赶来,自己被人群挤了出来,后来发生的情况并未看见。

  红星新闻了解到,徐书明也在事发后2次前往派出所配合调查,并向警方说明了上述经过。

  张明到底有没有如徐书明所称,去抱了他人小孩?是如何被打的?红星新闻对话了被打的当事人张明。

  张明:因为以为那个人是抱小孩的,是人贩子,我就去劝,想把小孩拉过来,抱了一下,就跟他(对方)两个打了起来。坝坝外面一群人就过来了,有的就劝,我就站了一会,又过去问他你是不是,然后在一个树下面就打了起来。

  后面就模糊了,然后有保安过来劝架还是什么的,然后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打糊涂了。第二次,也不知道谁取了我的皮带打了我一顿。

  7月16日,红星新闻在现场采访时,从辖区同安派出所当日出具的受案回执单看到,“张明被伤害一案我单位已经受理”。警方也就张明案件进行调查。

  7月25日,红星新闻再次来到派出所询问案件侦办情况。对于2名保安被拘留一事,一名值班民警表示确有此事,称有问题肯定要处理。对于张明是否抢小孩的调查认定,该值班民警则表示不清楚,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不便透露。同时称不便接受采访,需要红星新闻记者向分局宣传部门进行联系。

  后红星新闻又与成都公安龙泉分局宣传部门进行联系,对方回复“无法受访”。

  本事件中,2名保安的捆绑行为是否涉嫌非法拘禁?如果遇到犯罪行为正在发生,保安是否可以去控制他人?

  其一,如果当事小伙确实存在抢小孩行为,保安是可以将其扭送公安机关的。法律明确,公民对正在实行犯罪或者犯罪后被即时发觉的、有权扭送到司法机关。这种扭送行为,包括在途中实施捆绑、扣留等行为的,不能认为是非法拘禁。

  其二,如果当事小伙并没有抢小孩,但保安误以为是要抢小孩,那么即可能存在假想防卫。假想防卫是指行为人由于主观认识上的错误,误认为有不法侵害的存在,实施防卫行为结果造成损害的行为。假想防卫不可能构成故意犯罪,只能构成过失犯罪。而非法拘禁属故意犯罪,在假想防卫情况下无法成立。假想防卫只可能构成过失致人重伤或死亡罪等。

  其三,若保安明知小伙没有抢小孩,仍旧实施捆绑,则存在主观故意,则有可能构成非法拘禁罪。非法拘禁罪立案标准明确,非法拘禁他人,并实施捆绑、殴打、侮辱等行为的构成非法拘禁罪。此外,若造成人轻伤以上,则还有可能涉嫌故意伤害罪。

  四川英济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小军则认为,如果公民采用捆绑的方式扭送犯罪嫌疑人到公安机关,若没有超过必要的限度,则不违法。同时,公民对正在实施犯罪行为的人采用捆绑、扣留等行为,不能认为是非法拘禁。

  而此案中,如果当事小伙在已经被群众包围、存在殴打、放弃反抗的情形下,保安做出用皮带捆人的行为,则明显超出合理限度,具有过失,涉嫌非法拘禁。

  关键词

  本文为媒体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我是云南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龙晓燕,关于泰国的民族历史和文化,问吧!